90后贱女孩曝潜规则:从明星梦到性交易

2010-08-06 03:55:17 来源: 爱娱乐 
已查看

  对话  包包、阿紫  女,18岁。今年5月30日,她们以受害者的身份举报北京源源影视工作室  6月21日至6月底,记者在大望路现代城多次约见包包、阿紫,与她们进行对话。  不愿想那事,觉得恶心  新京报:你

  对话

  包包、阿紫

  女,18岁。今年5月30日,她们以受害者的身份举报北京源源影视工作室

  6月21日至6月底,记者在大望路现代城多次约见包包、阿紫,与她们进行对话。

  不愿想那事,觉得恶心

  新京报:你们是去年11月份离开源源影视工作室的,为什么半年后才想到举报?这半年来在做什么?

  包包、阿紫:我们一直在家待着,都不愿意想那个事情,觉得很恶心。4月份的时候我们开始写博客,但是很快就在网上发现我们在源源影视拍的泳装照片,还说我们是他(胡某)一手捧红的。我们很生气,明明就是被他骗了,还被他拿来做宣传。我们还看到那个工作室网站上登记的“艺人”越来越多,我们担心会有更多的女孩受骗。

  新京报:为什么不去派出所报警,而是在网上发举报信?

  包包、阿紫:我们曾到派出所报了两次警都没被受理,他们说证据不足,后来才想的这个办法。

  新京报:你们举报他,没有想过会将你们的事情暴露在公众面前吗?想过别人会怎么看你吗?

  包包、阿紫:想过。可这本来就是很肮脏的东西,你再不披露出来怎么办呢?只会有更多女孩上当。

  妈妈现在开始支持我们

  新京报:为什么把博客取名为“90后贱女孩”?

  包包、阿紫:这个贱是平贱的意思。我们只是很普通的女生,没有任何背景。

  新京报:网友们是怎么说你们的?

  包包、阿紫:有很多谩骂的留言,他们认为我们在炒作,还有的说我们之前就是做小姐的,说什么的都有。那些人根本就没看我们写的东西,他们不了解实情。

  新京报:我看你的博客里说你的母亲在这个事情出来之后,骂你们是婊子。你们平时与父母的关系如何?

  包包、阿紫:缺乏沟通,母亲经常斥责我们,我们也很叛逆。后来在网上披露这个事情后,学校、亲戚朋友都知道了,我妈就更加伤心生气,有一些闲言闲语。但是现在好多了,我妈也开始支持我们了。

  新京报:这段经历给你们留下了什么样的影响?

  包包、阿紫:会常想起17岁那年过得很灰暗。以后也一直逃不过这件事带来的阴影。

  不相信真的爱情存在

  新京报:现在对于爱情怎么看?

  包包、阿紫:对爱情半信半疑,不相信什么真的爱情存在。

  新京报:还会继续走演艺道路吗?

  包包、阿紫:是正规公司安排的话,会考虑。

  新京报:走这条路可能还会遇到潜规则,你们怎么办?

  包包、阿紫:没想那么多,但是应该不会接受这种要求。

  “她们都被胡某给‘洗脑’了。”菲菲说,为了控制工作室的女孩,胡某除了以视频要挟、危言恐吓外,另一个手段就是“洗脑”。

  “待的时间越长,洗得越彻底。”按照包包、阿紫的说法,胡某一直给女孩们灌输“男人是不可信的,要想成功,只有拿青春去认识有钱人”等观点。

  胡某常对女孩们说,“你们还小,不要相信爱情,你们能从那些小男生身上得到什么?但只要你们进入演艺圈,你们的青春就能换来很多东西。你要知道娱乐圈是一定要潜规则的,与其拿自己的青春陪那些小男生玩,不如拿自己的青春去换更大的回报。只要你们听我的,就能成功,就能进入上流社会,认识上流社会的人。”

  菲菲表示,胡某说话富有感染力,对女孩们有着极强的心理控制,虽然说得很露骨,但她们听得多了也认为的确很有道理。包包、阿紫说,在那样一个大环境里,大家都很相信胡某,她们很难不相信。那段时间,她们做每一件事都会与他商量,深信胡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家。

  她们现在回想起来,觉得不可思议。她们认为,胡某像一个邪教教主,控制着工作室的所有女孩,先与他发生性关系,“拉近关系”来“消除隔膜”,继而用言语让她们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她们好,让女孩们迷失本性。

  性交易

  包包、阿紫说,通过洗脑控制女孩们后,胡某开始组织她们陪有钱人吃饭、上床、拿钱,并称这是为公司拉“投资”。她们不敢反抗,因为胡某手里有她们的性爱视频。

  女孩小七坦言,她们不敢不从的另一个原因是,“我见过不听话的女孩被胡某打。”胡某常说自己有黑社会背景。有时,他会恶狠狠地警告她们:“不管你们逃到哪里,我的兄弟都有办法找到你们。”

  据包包、阿紫介绍,在与“投资人”交往前,胡某会对她们进行培训,比如给她们看《洛丽塔》、《苦月亮》、《大开眼界》、《解放天性―――教科书》以及色情影碟,让她们读西蒙娜·德·波伏娃写的女权主义书籍《第二性》,书的第一章讲的就是高级妓女和低级妓女的区别。又比如,他会向女孩们灌输掌握男人的方法。

  菲菲说,源源影视工作室有专门的人负责寻找“投资人”。他们把女孩的照片放到婚姻网站上,在网上物色月薪数万以上的男人,并和他们取得联系。在这方面,胡某、孟志邦两人有着明确的分工。

  胡某“主内”,负责网上招募、培训并控制少女,一天24小时除了外出吃饭,基本都在工作室不出去。

  孟志邦“主外”,负责“公关”活动,搭线“投资人”是他的主要工作。

  根据包包、阿紫等人的了解,孟志邦常年在模特圈里“混”,所以总能找到“臭味相投”的人。这些“投资人”,大部分是京城有钱人,其中不乏声名显赫的企业家、著名的富豪。

  “说白了,就是组织我们卖淫。”包包说,嫖客是投资人,胡某是拉皮条的。

  其称,第一次见投资人都是孟志邦事先安排好时间、地点,然后通知几个女孩过去一起见面,地点通常在一些高档饭店。女孩们需要把自己打扮漂亮,表现乖巧,饭局上双方留下电话。第二次见面则是私下的,投资人会给中意的女孩发出邀请,女孩反馈给胡后,便去赴约。

  在与女孩们的交谈中提到,这些“投资人”通常会带女孩们出入高档消费场所,并买一些礼物送给女孩。

  菲菲说,“有些(有钱人)是好人,真的在帮我们”。这是让女孩们矛盾的地方,她们有时说交易是肮脏的,有时会对交易所得的礼品感到雀跃。

  在源源影视工作室待了2个多月,包包、阿紫姐妹俩加起来见了20多名“投资人”,与其中7人发生了性关系。

  跟“投资人”发生关系,事前不会明码开价。包包、阿紫说,胡某告诉她们,应该甜言蜜语地哄着这些有钱人,然后以上大学交学费为理由,索要1万至3万元“学费”。这些钱,一半交给胡某、一半留给自己。

  按照女孩们的说法,做得最差的女孩,一个月要见3-5个投资人,做得好的要见一二十人,其中也包括重复的。

  菲菲曾听胡某说过,一个听话的女孩,一年可以为工作室带来100万元的收益。

  敲诈

  据包包介绍,胡某要求每名女孩和投资人发生关系后都要及时汇报,记录时间、地点,以及投资人的名片、职业、职务、住址、车牌号等,最好能将投资人的身份证拍下来。他还给每名女孩配上录音笔,要求把整个过程录下来。他会把所有的资料每星期整理一次,再转移到其他地方。

  “他说迟早要和这些投资人‘算账’,这些就是证据。”菲菲说,胡某还掌握了女孩和投资人的性爱视频,比如小雪就用手机带回了与多个投资人的视频。

  菲菲说,年初,胡某从数量众多的投资人名单里,挑选了十几个人计划敲诈,“都是掌握了确切证据的”。而胡某也曾多次跟女孩们提起,他曾利用一名14岁幼女与投资人发生关系,拍下视频后,敲诈了对方120万。

  除了让女孩们为公司拉“投资”,胡某还要求每名女孩要负责找新人,拉朋友、同学进来,“年龄越小的越好”,发展一个奖励50元。

  这种由女孩发展新人的方式,是工作室主要的招募手段:小甜拉来了小七、小沫,小沫拉来了小雪,小雪说服了菲菲留下。

  女孩们所了解的是,源源影视工作室约成立于2007年初,先后发展了近百名女孩,其中以未成年少女居多。

  张柠

 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

  6月26日,记者就目前社会上默认的潜规则以及90后孩子的教育问题,采访了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柠。

  新京报:为什么那么多的女孩默认娱乐圈的潜规则,接受以牺牲身体来实现自己的明星梦?

  张柠: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明显的断裂。社会教育让他们觉得人生的意义完全建立在成功之上,他们觉得只有成名才是成功,他们太想尽快的获得成名,这就会被一些不法之徒钻空子,就像现在的娱乐圈里的潜规则,他们会告诉新人说,成名的明星也是在付出之后才成名的。所以很多年轻人会默认这些潜规则,因为他们追求的是成名,而不是过程。

  男性弱者在社会上能出卖自己的劳动力,而女性弱者就是靠出卖自己的身体。因此这样身体与尊严完全分裂,身体也被拆开,作为零件可以出卖。很多人认为“守着你的自尊,穷死你!”只要有钱可以不要尊严!

  新京报:怎样看待明星效应带来的影响?

  张柠:70后的人随着大众文化的兴起,享受到相对自由和相对民主的一面,这是大众文化好的方面,而且70后的人受到的传统教育让他们有一个道德底线,他们在享受相对自由的时候能坚持道德。但是在80后、90后身上负面的影响就很大,这些孩子没有形成自己独立的观点,容易造成错误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比如潜规则,他们就是默认的。

(责编:)
标签:交易  规则  女孩  星梦  从明  后贱  

爱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八卦、明星独家视频、音频、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